山东向体育大省转型,于学田功不可没

2019/04/13 12:15

原标题:山东向体育大省转型,于学田功不可没

山东向体育大省转型,于学田功不可没

  ◥于学田为山东向体育大省转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在山东体育史上,2000年悉尼奥运会、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,都是里程碑意义的大赛。前者实现了我省奥运会金牌零的突破,而后者,则是我省作为东道主承办的首届全运会,对奠定山东竞技体育强省的地位举足轻重。但可能很少人知道,两件大事都同一位老人有关,这位老人就是山东上世纪最后一位体委主任,也是首任体育局局长于学田。

本报记者 刘伟         

上任之初,“压力”山大

1997年八运会结束后不久,于学田继任曹学成,成为山东体委最后一任主任。上任之初的于学田说,自己“压力山大”,不仅因为自己是个体育外行,还因为当时社会各界,对山东体育奥运金牌零的突破充满了期待。

八运会上,山东成功跻身全国竞技体育第一方阵,实现了新的突破,然而令人尴尬的是,在奥运会舞台上,作为人才大省的山东,却始终没有一块金牌入账。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伍绍祖,就曾批评过山东,“人才济济,尖子不尖,对奥运会贡献不大。”这也让上任之初的于学田感受到了压力。

不过,于学田的压力并不仅限于此。“我上任之后没多久,时任省委书记的吴官正同志,把我叫到了办公室,对我说,此前山东体育在奥运会上金牌一直是零,如何才能在你这一届实现山东奥运金牌零的突破?当时李春亭省长也在场,他补充道,你不仅要拿一块,还要拿两块。”回忆起当年,于学田直言,“我当时只说,我还没干过体委主任,我试试看吧。”

领导的期望,又让于学田多了一份压力,那枚沉甸甸的奥运会金牌,成了他任期内最大的考验。

奥运夺金,病好了一多半

八运会后,山东体育确定了新周期的基本思路,确立了抓奥运、促全运的指导思想。1998年曼谷亚运会,山东选手豪取20枚金牌,创造了参加历届亚运会的最好成绩,国际大赛的历练,为奥运会的历史性突破创造了机遇。

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上,邢傲伟、林伟宁在体操、女子举重两个项目上,一举改写了山东奥运金牌零的历史。当目睹邢傲伟摘得体操男团金牌的那一刻,于学田兴奋异常:“我的眼前一下子花了,心脏急速跳动,片刻之后,我挥舞着拳头大声地说:‘今天是个好日子,山东终于有了奥运会金牌了!’”当林伟宁勇夺女子举重69公斤级金牌,一枚真正属于山东的奥运金牌就此诞生时,几代山东体育人不懈追求的奥运金牌梦,终于成为了现实。

不过,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,于学田并没有在现场,他甚至没有随队前往悉尼,因为他病倒了,在医院一住就是两个月。“我当时把几位举重运动员的相片挂在了床头,让前方领队下了军令状,当得知邢傲伟和林伟宁拿了金牌后,我带着病去北京机场接的机。”于学田说,“那是发自内心的高兴,各方面的压力也终于得到了释放,当拿到金牌的时候,我的病至少好了一多半。”

储备人才,夯实竞体基础

2001年九运会,山东代表团稳固了第三的排名,为了更好地夯实山东竞技体育人才基础,实现竞技体育可持续发展,九运会结束以后,省体育局开始更长远谋划。

“我们召集了全省体育界的不同人士,进行了座谈会,就下一届奥运会、全运会如何来进行准备,进行了研讨。”于学田说,“我是竞技体育的外行,当时主要是主管竞技体育的张松林同志,在潍坊召集全省体育人开了一次座谈会,会后决定召集全省各个项目体育尖子,搞一次大集训,集训名单上千人。”

千人大集训之后,省体育局又对山东体育学院进行了三合一改制。改制前的山东体育学院,总共有一百来亩地,一千来名学生,和山东经济、体育大省的身份,都很不匹配。

在三合一改制下,山东体院实现了中专到大专再到大本的一条龙,人才外流的现象就得到了有效控制。同时,体院还提出了明确的办学思想:夯实山东竞技体育人才基础,满足社会各界对体育人才的需求。在明确了体院的办学思想之后,学校的硬件、软件也迅速跟上,在校学生达到了万人,后来山东竞技体育能够在全国拿到第一,体院改制后奠定的人才基础功不可没。

申办十一运

山东体育谱新章

除了实现奥运会金牌零的突破,为竞技体育夯实人才基础,于学田在任期间还做了一件大事:成功实现了十一运会申办。

2003年6月,在山东足协一次换届会议上,于学田在讲话中透露出了山东将申办十一运的消息。后经于学田确认以及媒体发酵,迅速登上头条。

当时,共有山东、辽宁、浙江和湖北四省,向国家体育总局提交了申办第十一届全国运动会的报告。山东最大的对手,非昔日竞技体育大户辽宁莫属。